风险厌恶在中国货币市场上蔓延彭博社:雷曼兄弟正在逼近

风险厌恶在中国货币市场蔓延,中国可能欢迎雷曼兄弟的到来。

中国日报(China Daily)周三报道称,收购承包商银行对金融市场信心造成的打击尚未平息,中国货币市场的避险情绪已经蔓延。

彭博社的专栏《中国的雷曼时代正在逼近》(China ‘s Lehman Times Is)称,目前,中国各大银行正尽力避免向可能有风险的中小银行放贷。市场已开始仔细梳理当地银行的财务状况,以确定谁可能步承包商的后尘。

这与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后的金融体系冻结期非常相似。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一旦金融体系的信用丧失,市场将很容易失灵,恐慌将蔓延,导致一场迅速而直接的风暴。

《华尔街日报》6月19日报道,由于收购承包商银行对金融市场信心的影响尚未平息,市场对银行信用状况的担忧使得大型银行在向同业放贷时越来越谨慎,中国货币市场的避险情绪蔓延开来。

该报告称,尽管中美贸易争端已引起全球关注,但这一潜在的同样严重的威胁正在中国金融体系中酝酿。如果问题得不到迅速解决,可能会影响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努力,甚至导致一些更系统的问题。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区高级经济学家周浩6月19日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签约银行的联合效应导致了其他大量中小金融机构的流动性困难。

市场担心会有更多的中小银行被收购。尽管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仍然相对宽松,但由于种种担忧,中小银行的实际流动性状况变得更加困难。

周浩说,金融体系附属于信贷体系。一旦信用缺失,市场将很容易失效。届时,放债人将更容易采取一刀切的方法,这将在市场上散布恐慌。

这意味着,如果市场的信贷故障断点不修复,其传导和扩散效应将不可避免。

正是金融体系的这种相互整合和金融市场的传染效应使得这场风暴显得非常迅速和直接。

彭博观点专栏作家特里维迪和任正非周三以“中国雷曼时刻的逼近”为题写道,自承包商银行被接管以来,中国货币市场一直处于薄冰状态。尽管央行和其他相关部门已经采取措施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为了向中小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央行将各种贷款额度提高了约3000亿元(430亿美元)。

因为,目前有很多传言说,考虑到一些地方银行的操作风险,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故意规避小银行发行的承兑汇票。

特里维迪和任正非引用罗德集团的话说,银行对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现在面临违约和减记风险。这是20多年来的第一次,这意味着银行现在既面临交易对手风险,也面临债务风险。

监管机构押注大型证券公司特里维迪(Trivedi)和任正非(Ren),援引财新网周二的报告称,随着流动性压力的扩散和银行间互信的减弱,证券监管机构周日召集了一个由大型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组成的小组,鼓励这些机构向中小型非银行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这相当于要求大型证券公司扮演中小银行的角色。

特里维迪和任正非表示,监管者的想法可能是这样的:无论如何,大型证券公司对信用风险的理解比模糊的省级银行要好。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6月18日周一,业内人士传阅的一份会议纪要称,债券回购市场违约后,货币市场的避险情绪加剧。

最近几周,一些银行间贷款的利率大幅上升。

特里维迪和任正非写道,让证券公司扮演金融机构角色的决定确实令人惊讶。

首先,证券公司不是银行;他们无法吸收存款,也无力支付,因此在扩大流动性支持方面将受到更多限制。

其次,监管者现在所依赖的证券业仅在四年前经历了一场由超额保证金融资引发的股市崩盘。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是民营企业融资的重要支撑,消化大多数民营企业发行的企业债券。

此外,在监管机构2016年调整银行短期借款为杠杆理财产品提供融资后,这些非银行金融机构也成为最大的银行间净借款人。

自2018年初央行开始放松货币政策以来,通过债券回购和银行间贷款获得的非银行贷款规模大幅上升。

据EnodoEconomics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这部分净贷款达到74万亿元,同比增长近50%。

因此,一旦证券交易商和其他资产管理公司面临融资困难,这就给金融稳定和实体经济带来了重大问题。

《中国日报》报道称,中国货币市场上一次遭遇交易对手风险是在2016年底,当时美联储处于收紧政策状态,国海证券有限公司最初拒绝实施类似的债券回购协议。

不过,华日提醒说,尽管美联储的立场似乎正转向宽松,这让央行有更大的空间提供充足的流动性以缓冲货币市场可能出现的进一步动荡,而不必太担心可能导致金融系统失稳的资本外流。

然而,目前的情况并不比当时好。

2016年底,中国经济正在改善,企业信贷也在改善。现在中国经济面临持续下滑的风险。

未来几天,投资者应密切关注中国货币市场,确保少数银行和证券公司的季节性现金短缺和问题不会影响脆弱的金融生态系统。

中国《雷曼时报》(Lehman Times Trivedi)和任正非写道,监管机构接管承包商银行后,他们表示,只有5000万元人民币或更少的公共存款和银行间负债的本金和利息可以得到充分担保。

这促使大银行尽力避免向被认为风险较大的中小银行放贷。

市场参与者已经开始仔细梳理当地银行的财务状况,希望能确定谁会步承包商的后尘。

Trivedi和Ren认为,这种情况与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后金融系统的冻结期非常相似,只是雷曼比承包商大得多。

在中国,在同一地区经营的银行和公司通常有非常密切的相互依存关系。

此外,今天的金融体系变得比以前复杂得多,影子银行活动的扩散所带来的风险及其严重性也很难看清。

虽然中央银行有政策工具,如长期贷款、中期贷款、定向中期贷款、降低利率等。,由于不良贷款、表外贷款和其他影子银行活动的温床越来越多,金融体系有效利用资金和信贷的能力大大下降。

这种情况就像水泥硬化后地面变得水密一样。

因此,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中最强大的工具,现在已经超出了其渗透中国金融体系日益坚不可摧的能力。

特里维迪和任正非表示,监管机构将证券交易商放在了错误的位置,这样做可能会带来比其准备应对的风险更大的风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