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十亿煤矿涉嫌出售1.5亿元

为什么监事会主席被自己的保安殴打“当资源枯竭,这些外国企业被消灭,我们的地方会比以前更加荒凉”和“我们公司的保安真的殴打我。

”躺在病床上,梁荣飞无奈地告诉记者。

梁荣飞,陕西省榆林市榆树湾煤矿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兼综合治理部长。

11月20日,梁飞荣与山东兖州煤业公司驻榆树湾煤矿的工作人员就一些琐碎的工作事宜发生争执,煤矿保安人员对他们进行了攻击。

这一事件进一步使榆树湾煤矿合资企业的争议更加公开。

据报道,榆树湾煤矿投产总储量约为19亿吨,一期计划年产量为800万吨。它是中国的一个非常大的煤矿,被称为陕北煤化工基地的“一号工程”。

自2003年项目申请之日起,泰国郑达集团(后称郑达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和兖州矿业集团(后称兖州煤业有限公司)相继提出与榆树湾煤矿有限公司合作,陕西省政府和榆林市政府出面召开了30多次不同级别的会议进行讨论,但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外资充满兴趣,而项目业主却消极抵制。

这种不寻常现象背后有什么不同?合资企业很困难。榆树湾煤矿的筹建始于2001年。

同年12月,沈雨煤炭公司在榆林市、榆阳区、神木县和横山县成立。随后,公司作为投资者开始建设榆树湾煤矿,后来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沈雨榆树湾煤矿有限公司,全面负责煤矿的建设和生产。

根据计划,榆树湾煤矿一期产量800万吨/年,二期产量2000万吨/年,三期产量4000万吨/年。

根据目前国内水平,该矿规模足以跻身中国五大煤矿之列,第一阶段年产量为800万吨。

2003年12月24日,国务院第30次常务会议批准榆树湾煤矿项目。

根据陕西省政府的文件,兖州矿业集团提议于2003年上半年在陕北建设大型煤制甲醇项目,陕西省政府批准榆树湾煤矿为改造项目的配套煤矿。

后来,郑达集团还提议在陕北建设一个改造项目。

经陕西省政府同意,沈雨煤炭公司、郑达集团和兖州矿业集团自行协商股权结构。

“据说要自行谈判所有权结构,但事实上一直都有行政干预。

”参与谈判的代表沈雨煤炭公司表示。

根据2003年陕西省政府第21次常务会议纪要,本次会议讨论决定榆树湾煤矿作为甲醇项目的配套煤矿,按照兖矿集团40%、沈雨煤炭公司35%、郑达集团25%的持股比例,与所有投资者签订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

然而,2004年4月初,时任陕西省省长贾志邦认为政府无权分割企业股份,并要求三方重新谈判股份。

随后,在榆林市政府的指导下,三方再次达成框架协议,兖矿集团和郑达各持有40%的股份,沈雨煤炭公司持有20%的股份。

当年年底,兖矿集团在榆树湾矿区的60万吨煤制甲醇项目获得批准,并于次年4月正式开工。


然而,之前的合资协议仍然难以实施,兖矿集团在榆树湾煤矿的采矿权也难以实施。

2006年3月17日,陕西省发展改革委在xi召开会议,研究实施榆树湾煤矿合作开发相关问题。会议决定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其中兖矿集团占41%,郑达集团占40%,沈雨煤炭公司占19%。

2006年7月20日,根据省委书记办公会议精神,陕西省代省长袁春情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如何改善榆林投资环境,建设能源化工基地,并要求榆林市政府尽快落实榆树湾煤矿41:40:19股权结构。

会议还指出,已确定的重大煤化工项目能否实施,是对榆林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重要考验。

8月16日,三方在榆林市签署了《榆林榆树湾煤矿有限公司中外合资合同》。

随后,三方签署了赔偿协议。兖州煤业有限公司和郑达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向沈雨煤业公司一次性支付1.5亿元作为补偿。

10月初,在榆林市政府的领导下,兖州煤业公司和郑达能源公司的30多名代表搬进了榆树湾煤矿的办公楼。

然而,三方之间的合作并不愉快。梁荣飞被打的事件最终公开了三党之间的仇恨。

“我们公司有能力和资金开发榆树湾煤矿。为什么地方政府要强迫外资介入?”沈雨煤炭公司的一名负责人不情愿地对《东方展望周刊》记者说。

据负责人介绍,榆树湾煤矿一期计划投资13.7亿元,目前已完成12.8亿元。井巷工程、土建工程和设备采购工作基本完成。如果没有事故,试生产可以在今年年底前进行,估计费用可以在一年多内收回。“但是现在设备不能安装在大院子里,新的合资公司还没有被批准,很多工作不能进行,而且已经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我们的记者在榆树湾煤矿发现那里有一个冷清的地方。

据业内人士估计,榆树湾煤矿投产后,根据最保守的产能和市场价格,年利润至少将达到4亿英镑。

“兖矿和郑达属于‘下山摘桃’的范畴。

兖州煤业和郑达能源只想在赔偿1.5亿元的条件下收购榆树湾煤矿81%的股份,这类似于抢劫。

”沈雨煤炭公司副总经理李欣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本报记者试图再次采访李欣欣,但他礼貌地拒绝了。

根据榆林市政府的消息来源,李新新因擅自接受媒体采访而受到相关市政府领导的严厉批评。

榆树湾煤矿的一个人说,从一开始直到煤矿最终被批准,前后共有16份批准文件,“我们现在形成的娃娃必须被别人带走。

“业内人士估计,如果以目前的资源价格进行拍卖,榆树湾煤矿的价值将超过100亿元。

那么,为什么地方政府强行疏远这样一个“金娃娃”?记者从当地政府发布的信息中了解到,项目开始时,陕西省政府把榆树湾煤矿作为煤炭资源转化项目的配套矿井,而不是靠卖煤建的煤矿。其目的是建立陕北能源化工基地,这是1998年国家计委批准的中国唯一的国家能源化工基地。其理念是“煤转化为电,煤转化为载能产品,煤油、天然气和盐转化为化工产品”,坚持能源输出与地方加工相结合的发展方针。

也正是由于这种定位,兖州煤业和郑达能源公司大举介入。

合资企业遭遇强烈抵制虽然兖州煤业和郑达能源已经进入榆树湾煤矿,但在沈雨煤业公司官方网站的企业事务栏目中,合资企业并无大碍。

我们的记者给沈雨煤炭公司董事长王荣泽打了电话,但他不想多说,“我们是国有企业,希望你能理解我。

一位知情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2006年5月27日,陕西省发改委特别会议后,沈雨煤炭公司召开了股东大会,传达了陕西省发改委特别会议的精神,并形成共识:兖州煤业公司与郑达能源的《榆林榆树湾煤矿有限公司中外合资合同》完全背离了省市政府的意见和相关会议的精神,并不同意这样的合资。

会议还决定聘请法律专家参与煤矿股权转让的全过程。

据榆林市政府消息人士称,在合资谈判开始时,时任榆林市分管煤炭的副市长王某明确表示反对,但很快王某就不再分管煤炭,后来被调到陕西省二级局担任副局长。

此人表示,在王某被调任之前,郑达能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无论是谁阻止了合资企业,都将被调任。

本报记者联系了王某,试图证实这一传闻,但王某说,他已经离开榆林一年多了,正在家中养病。对此事发表评论不方便。

王斌调任后,榆林市及相关部门的官员不再公开发表不同意见。

据了解,今年4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榆林市委对榆林市矿产资源开发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调查研究。认为榆树湾煤矿是榆林市经济社会快速健康发展的物质基础,必须牢牢把握主导力量。还建议沈雨公司在企业重组中股权转让应遵循相关法律法规的相关程序,重大事项由股东会决定。

另一个被认为是榆林抵制合资企业的事件是榆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成立。

这艘煤炭“航空母舰”于11月10日正式成立。其成立的想法应归功于李金柱,他自今年4月以来一直担任代理市长。李金柱是国家行政学院办公室主任,在煤炭行业有多年的经验。

榆林矿业集团以沈雨煤炭公司等三家企业为核心,将整合现有的运输营销企业和市场,实现规模经济。

“但现在,沈雨煤炭公司的大部分股份都被其他人拿走了,这个集团几乎成了一个空空壳。

”榆林矿业集团的一个人说道。

我们的记者打电话给李金柱的秘书,就榆树湾煤矿的合资企业进行采访,但是秘书说“还不清楚李市长什么时候从北京开会回来”。

政府被指控违法。根据以往谈判的记录,记者发现沈雨煤炭公司并不完全反对合资,但必须坚持两个原则。一是根据陕西省政府关于煤炭转化的相关规定,分配了多少项目和资源。二是聘请国家资质单位对榆树湾煤矿已形成的资产进行评估,然后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确定股权转让价格。

据了解,当地政府允许兖州煤业和郑达进行干预的另一个原因是,两家公司除了强大的财务实力之外,在煤炭开采和改造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技术。

兖州煤业公司是国内唯一在上海、香港、中国内地和纽约上市的煤炭企业。它是中国煤炭行业的一支强大力量,近年来多次举起收购的旗帜。

记者给榆树湾兖州煤矿的矿长邢傅生打电话,邢先生说:“你不需要采访我。这是政府的决定。

根据记者收到的投诉,当地政府涉嫌违法,强迫外国投资者收购榆树湾煤矿的股份。

根据投诉材料,郑达能源公司是一家外商投资企业。未经商务部批准,强行参股中国能源开发,违反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有关规定。其次,国有资产处置办法还规定“企业国有产权转让应当在依法设立的产权交易机构公开进行”,“转让方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委托具有相关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资产评估”,但本合资企业没有这样做。此外,温家宝总理在今年9月4日召开的电话会议上再次强调,“任何应该由企业自主行使的生产经营和投资决策权,都应该由企业自己决定,政府不应该垄断企业的投资决策,干预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

各级政府坚决禁止替代企业招商引资。

“有了1.5亿元的补偿,我们将获得价值100亿元的煤矿的81%。显然,其中有些在过去是不能说的。

”抱怨说。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玉林市委的一项调查显示,榆树湾煤矿股份转让是一个典型的“扭曲”例子,当时企业不同意转让,不遵循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的程序,依靠行政“协调”来确定股份。

郑达能源的身份疑虑一位参与沈雨市政府谈判的人士告诉《展望东方周刊》记者,他们抵制郑达的干预,因为对这家并不被称为泰国郑达集团的公司有很多疑虑。

此人说,在谈判开始时,对方代表一家名为金正大的公司与他们谈判,“我们怎么能与一家没有声誉的公司谈这么大的合作呢?”在玉林的挑战下,对方以泰国郑达集团的名义开始谈判,但在2004年4月6日签署的框架协议中,该公司成为郑达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中国香港)。

在2005年11月1日提交玉林市委、市政府的《关于加快榆树湾煤田开发的意见》中,公司更名为郑达集团能源材料有限公司

在2006年6月15日的三方会谈备忘录中,该公司也被称为郑达集团有限公司

更奇怪的是,在三方于2006年8月16日正式签署的“中外合资榆林榆树湾煤矿有限公司合同”中,该公司的名称被改为郑达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并显示该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

根据公共权威信息,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公司不必为海外业务利润纳税,除非董事信息绝对保密。注册也很简单。

郑达集团总裁办公室的一名女性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她不知道郑达能源化工有限公司

在郑达集团中国总部官方网站的下属公司栏目中,记者也没有找到这家公司。

在当地官方数据中,这些公司通常被称为郑达集团。

自称是郑达集团前财务副总裁的金某向《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透露,郑达能源只是借用了郑达集团的品牌名称,实际上并不属于郑达集团。“郑达集团投资的许多能源和化工项目现在都由打着郑达旗号的公司经营。

这些公司都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包括郑达控股公司、郑达能源公司、郑达投资公司和郑达国际公司。

“在郑达集团官方网站上,记者发现一份声明称,郑达集团从未以任何形式授予或同意解欢以“郑达集团”或“郑达中国”的名义在中国大陆从事任何商业活动。其所有行为并不代表我们集团,由此产生的所有后果与我们集团和“郑达中国”无关。

由于煤是在当地转化的,运输能力是多少?沈雨煤炭公司官员表示,郑达能源与他们合作的另一个目的是获得沈燕铁路的运输能力。

榆树湾煤矿作为国家重点企业,拥有沈燕铁路13.1%的生产能力。

在此前的三方合作谈判中,郑达能源公司提出,如果不能获得铁路运输能力,将退出合作。

正是这一点使沈雨煤炭公司的人认为郑达能源的目的不单纯是“利用转型获取国家资源”

它成为股东的原因是因为它声称有一个转换项目。

由于煤是在当地转化的,需要运输什么?”然而,沈雨煤炭公司消息人士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郑达能源在榆树湾矿区根本没有改造项目。

此人还表示,兖州煤业在榆树湾矿区仅有60万吨煤制甲醇项目,仅使用100万吨煤。根据这一比例和陕西省政府的“转换多少资源和分配多少资源”,兖州煤业只能获得10%左右的股份。

沈雨煤炭公司在谈判开始时还提出,榆树湾煤矿可以根据成本价在兖州煤矿和郑达能源之间建立稳定的煤炭供应保障,并按需分配煤炭。

但是这个提议没有得到对方的同意。

事实上,在这场纠纷中,榆林部分地方官员和企业对此次外资干预持不同意见的原因是,除了不规范的合资程序外,当地资源越来越多地被外资控制,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之一。

数据显示,榆林的煤炭储量约占全国总量的1/3,但榆林的地方企业仅占3.2%。有了榆树湾煤矿的合资企业,这一份额将大大减少。

“如果榆树湾煤矿的资源被分割,这意味着榆林当地的煤炭工业将会萎缩直至消亡。

”榆林市政协副主席乔万荣说。

最关键的数字是税费的征收。

去年榆林的煤炭产量达到了1亿吨,按销售收入计算应该在380亿元左右,按33%的税收计算至少超过100亿元。

事实上,榆林2005年的能源产值为620亿元,但实际财政收入仅为23.8亿元。

原因有很多。主要原因是大多数企业不能在当地纳税,即使在当地纳税,比例也远低于当地企业。

当地人最担心的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如果外国企业的采矿方法是收获化肥和丢弃贫化肥,矿区的严重浪费和污染以及矿区空的崩溃将令人担忧。

然而,由于地方政府缴纳的地方税费不是很大,地方政府和老百姓弊大于利。

“在资源被收集之后,这些外国企业将被消灭,我们的地方将比以前更加荒凉。

”一名当地官员说。

榆林是毛乌素沙漠边缘的一座城市,由于资源丰富,不得不花费巨资来抵御沙尘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