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投资的“前所未有”趋势对香港金融业造成了沉重打击。

中国香港的社会动荡持续了很长时间,接连冲击零售和房地产市场。然而,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来临。

美国金融媒体彭博(Bloomberg)报道称,有迹象表明,家族理财室和对冲基金等大型投资者正在将资产从中国香港转移到新加坡。

分析师预测,这一趋势将使占国内生产总值五分之一的金融服务业陷入困境,并可能使中国香港在金融危机后再次陷入经济衰退。

该报告援引一些为亚洲富裕家庭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的公司的话说,他们最近收到了这些家庭办公室关于如何从中国香港撤出资产的更多询问。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已经付诸实践,并将资金转移到新加坡的银行。

这一变化是由于中国香港已经面临了几个月的抗议。社会和经济方面已经陷入困境。投资者担心他们会直接干预以平息动荡。

中伦律师事务所在中国香港的管理合伙人克利福德(CliffordNg)表示,该行收到了许多关于资金自由转移的问题,称客户向新加坡转移资产的意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该公司为高净值个人提供跨境交易和投资建议。

CliffordNg还将中国香港描述为一个小台风,但由于不确定性而面临一场大风暴。

为了避免风险,当这些机构管理其他人的资产时,它们将把资金转移到低不确定性的地方。

城里的人想出去,但城外的人不想进来。

为家族办公室和其他投资者管理约4500亿美元资产的IQ-EQ亚洲执行主席尚克里耶(ShankerIyer)表示,该行不仅收到了来自离开中国香港的客户的询问,而且一些原本打算进入中国香港的客户也改变了主意,现在相信新加坡会提供更好的商业环境。

新加坡已成为中国香港资本转移的首选。除了加剧中国香港的社会冲突外,修订《逃犯条例》引起的疑虑也加深了投资者转移资产的意愿。

●法律制度的不确定性和未来加速投资智商均衡集团执行主席塞尔日·坎森布卢姆(SergeKrancenblum)表示,在2047年之前改变中国香港法律制度的可能性也是家族办公室的担忧之一。

克伦斯布卢姆问:如果你是一名投资者,甚至是非本地投资者,在中国香港有一个家庭办公室,你怎么能在一个可能与你的理想背道而驰的系统上建设你的未来?他补充说,这是一个大问题,投资者担心稳定性。

大行高盛集团也估计,这种不稳定性可能已经产生了影响,料有30亿至40亿美元的港元存款流向了新加坡。大型银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也估计,这种不稳定可能已经产生了影响,预计30亿至40亿美元的港元存款将流向新加坡。

●对冲基金没有采取任何实际行动。除了家庭投资者,为其他大型投资者投资的对冲基金也开始重组在中国香港的资产比例。

担任对冲基金和财富管理公司托管人的瑞士亚洲金融服务私人有限公司(Swiss Asia Financial Services Pte Ltd)首席运营官史蒂夫·克纳布尔(SteveKnabl)表示,一些中国香港托管客户表示希望将其资产从中国香港银行转移到新加坡银行,尤其是私人客户。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香港对冲基金在中国管理的资产达到创纪录的921亿美元。

然而,可耐博表示,尽管许多对冲基金正在寻求律师、会计师和移民顾问的建议,但实际上他们做得很少,主要是因为很难一夜之间将所有员工从中国香港转移到新加坡。

此外,在新加坡获得许可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也阻碍了这些组织的迁移。

发表评论